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时代女工的2009在坚守中等待幸福利

2019-01-13 04:28:19

  时代女工的2009:在坚守中等待幸福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十二月十六日美国《时代》杂志揭晓今年的年度人物中国工人让爱情简单一点作为入选的群体排在亚军位置

  这是一组黑白照片,由7名中国工人的肖像组成:两男五女。他们穿着普通的工作服,没有化妆,没有刻意的动作;他们看着前方,带着羞涩的微橱柜门覆膜机笑与坚定的眼神。只是双手插兜的动作显示出他们内心深处的一种紧张。

  这组照片来自于12月16日的美国《时代》杂志,它的题目是《中国工人》。正是这一天,这家杂志揭晓了今年的年度人物,中国工人作为入选的群体,排在亚军位置。

  《时代》的作者奥斯汀莱姆兹在文章中认为中国经济保八目标的实现归功于数亿的普通工人。这位作者如此描述中国工人:我们在一个工厂附近发现了这些帮助世界经济恢复的人们:这些工人们,他们在过去里奋斗,思考着现在,而他们的眼光瞄向了未来。

  对于学者专家来说,2009年,在十字绣万能打印机中国经济的保八过程中,国家的命运与工人的命运是那样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一个又一个新的经济政策的出台都在影响着工人们的谋生;而工人们安心地工作又刺激经济的恢复。

  但就在工人们自己的心中,他们的生活并没有为此变得波澜壮阔、跌宕起伏,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工作给国家带来了什么,也说不好国家的政策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哪些改变,他们只是在一如既往地活着,在坚守自己的信念。正是在坚持与守望中,他们得到了自己的幸福,也收获了自己的遗憾,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防爆蓄电池了低谷之后的又一个希望。

  ■她们的12月:成为了中国工人新形象?

  在《时代》杂志的这组中国工人照片里只有一张工人群像照片,这就是肖红霞、彭春霞、黄冬艳、邱小院四位女工的合影。在过去那些记录了各种工人形象的印刷品和影视作品中,工人们的形象总是刚硬、强壮,即便是女性,也会被人冠以铁姑娘的名号。然而,这四位合影的女工,柔弱而镇定,没有任何时代感的动作,没有任何刻意的打扮她们只是梳着马尾巴辫子,穿着褶皱的工作服,其中两个人还戴着近视眼镜。

  当时起床晚了,我连脸都没顾得上洗。彭春霞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有些不好意思。她说自己拍片子的时候挺紧张的,人家问一句她就说一句,人家怎么安排她就怎么动作,我想不到自己会去代表一种中国工人的形象,那个时候除了紧张,我想不到别的。

  事实上,她们并不知道美国《时代》这份杂志,更不知道这次采访对于她们乃至中国工人的意义,一切来得都是那么偶然。肖红霞说采访她们的是她丈夫,深圳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一位负责人的朋友。

  这些工人都在深圳一家名叫莱依迪的电子企业上班。那是一个小厂子,生产LED灯和节能灯。不过,他们拍照的地方并不是在工厂里,而是在附近的一家饭店里。这些工人们当时也只是以为外国要关注一下中国的农民工生活和成长的历程,并没有更多的想法。直到12月的17日。

  我下班以后才知道的,也是有朋友跟我说,后来又上看到了,从这天起,肖红霞和她同事们的平静生活就被打断了,采访成为了她们不得不面临的加班难题。很多人都说我们代表了中国工人的新形象,这有些夸张了,肖红霞一边说着,一边哈哈大笑,我们真没有那么大本事。

  今年中国仍然是世界发展快的主要经济体,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令人振奋的。谁有资格分享这份荣誉?是那些数亿的工人,那些离开故乡和家人,在日益发展的沿海城市的工厂里寻找工作的工人《时代》的作者如此写道。

  新华社的报道是这样评价一年以来中国工人的努力的: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过程中,包括中国工人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齐心协力、埋头苦干、默默奉献,成为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的脊梁。

  采访多了也没什么,只要不影响我们工作就成了。肖红霞对说现在她们又要开始忙碌起来了。

  [1][2][3][4]

  ■彭春霞的2月:坚守的日子她感到孤单

  2009年1月到2月,当金融海啸影响到了中国大陆的时候,城市中掀起了一股寒潮:工人返乡潮。以往即便是春节也不愿意回家的工人们,由于钱挣得越来越少,由于众多小企业的倒闭,由于就业机会的紧张,他们打算回家避避风头,观望观望。对于这些工人们来说,打工的生涯走到了十字路口上。

  但是,21岁的彭春霞没有退回湖南邵阳洞口待人退一步县的农村老家,而是选择了坚守在深圳,坚守在已经工作了三年的工厂。回家也没有事情,工作不好找,年轻人也不愿意回家去务农,有地方工作已经很不错了,彭春霞17岁就在姐姐的带领下来到了深圳打工。这个城市成为她接触外面世界的个驿站。

  当时姐姐就说我,一看就像个农村来的,刚来到深圳,彭春霞便被各种新奇的东西例如人们的穿戴、商场橱窗里的摆设所吸引,我当时不光是用眼睛盯着看,还会用手指着,所以姐姐就说我。彭春霞本来就内向,又是次离开老家来到陌生之地,所以从内心深处,她只有依靠着姐姐。

  三年来的打工生活,她一直和姐姐住在一起,姐姐也代办了她的一切:从工作的选择到吃、穿、用;同时,她挣的钱也都交给了姐姐保存。对于她来说,姐姐是她的主心骨和管理员,我也不敢找对象,因为要是跟姐姐说,她会把我骂死。

  然而,2009年的2月份,彭春霞也被迫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姐姐要跟男友一起生活了,她不得不独立地面对接下来打工生活的挑战。与刚到这个企业的时候不同,由于企业效益下降,工人们现在需要自己租房。

  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四处找房子,也不知道怎么谈价格,幸亏后来找到一个老乡帮忙,跟老乡一起住。彭春霞说自己初连订桶装水、买煤气罐都不知道怎么办。我就感觉什么事情都不懂,也从来不主动跟别人说话。

  打工的生活显得很沉闷,钱没有以往拿得多了:1500元,不包吃不包住,给家里寄钱的次数也在下降。同时,自己的视力也由于每天要盯着显微镜而下降得厉害,生活显得有些沉闷,坚守的日子让彭春霞有时感到了孤独。

  但是她不想把这些告诉姐姐,即使和姐姐在里聊天也会说些愉快的事情。但是私下里,她也在观望和寻觅着。我想如果有更好的工作,薪水更高的话,我也可能会跳槽吧,但目前我还是先做好眼前的。而她的愿望便是能够找到一位男朋友,陪她一起迎接未来的风雨。

  山雨欲来风满楼,希望到来之前总要经历一种沉闷的企盼:就在1月到2月间,国务院相继审议通过了十项重点产业调整和振兴计划,颁布了《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等一系列刺激宏观调控政策。

  [1][2][3][4]

  ■黄冬艳的4月:任生产组长对英文犯难

  2009年3月份,国家提出了保八的战略目标,而也是从3月份开始,中国经济形势逐渐好转,下滑趋势得以减缓。在国家的一系列扩大内需、拉动市场的政策刺激下,中小企业开始把转型和产品结构升级作为一项首要的工作,许多企业甚至已经提前完成了这样的一个转折。

  此时的莱依迪,也完成了自己的转型,不仅增加了新产品的生产线

时代女工的2009在坚守中等待幸福利

,而且也新安装了自动化的生产设备。这多少给已经来厂子5年的黄冬艳带来了无形的压力:4月份刚刚升任生产组长的她不得不为了掌握新设备而学习英文。

  黄冬艳36岁了,是湖南邵阳武田人。与其他打工者年纪很小就来深圳打工不同,黄冬艳25岁才离开老家到广东来打工,30岁的时候,她开始次转型:帮助堂弟做起了餐馆的生意。

  这是一次失败的转型。虽然很想在深圳做出一番事业,政府部门对他们的餐馆也是一路绿灯,各种执照几天就已经办妥,但是她无法适应这种既是老板又是工人的双重生活。夜里一两点才睡觉,早晨5点多又起床了,一番努力,餐馆经历了短暂的红火,却由于没有经验,一年后餐馆关张了。

  当时心里面不舒服,倒不是因为餐馆关张,而是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堂弟,越是自己的亲戚就越觉得愧疚,这件事情一直到今天,她也无法忘记。在黄冬艳一筹莫展的时候,2004年8月,在肖红霞的引荐下,她来到了莱依迪公司,当时还叫光特公司。

  黄冬艳更适应工厂里面当工人的生活,每天干8个小时,工资按照计件发放,回家什么都不用想,到2007年上半年,她工资多的时候可以拿到2000元。那正是经济形势的一段时间,工厂管吃住,工人多有三四百名。黄冬艳的打工生活变得安稳而愉快。

  随即而来的经济低谷并没有破坏黄冬艳的安稳,虽然收入降低了,但是企业此时实行了按照工龄保底制的计酬方式。根据工龄,黄冬艳每个月还是能够拿到1500元左右的薪水,用她的话说,生活并没有改变多少。不过,她的工友们却走了很多,企业的人数骤减到了五六十人,这里面也包括以前的生产组长。

  自称不求上进的黄冬艳不是没有想过回老家,但是老乡兼领导的肖红霞劝她相信,企业总有一天还会好起来的,再加上多年来的工友情谊,黄冬艳坚持了下来。而坚持的结果就是,凭借着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自己的手艺,她被提拔为了组长。

  从工人到干部的转型又让她有些不适应了。36岁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黄冬艳不仅要管着手下的工人,她还要管着那个自动化的生产线,因为生产组长要对产品的质量负责。可是,工人好管,自动化设备却让她犯难了由于很多按钮都是英文的,她不得不现学一些简单的英文。

  幸亏我们有技术员,不懂的话我就向他请教,学起来也不是特别难。黄冬艳说自己对这次转型充满了信心,现在感觉还不错,比较适应了。

  ■肖红霞的5月:婆婆得重病今年首回家

  季度的上涨趋势持续到了第二季度,而国家通过一系列政策对工人就业大开绿灯。5月份,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负责人表示,2009年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确定三个支持重点,其中第二点提到支持扩大创业就业项目。重点支持小企业创业环境改造和增加就业岗位的中小企业技术改造。

  事实上,即便国家不提出这样的政策,对于中小企业的管理者们而言,他们也采取了各种措施来保护他们的工人尽管裁员可以降低成本,但也意味着人才的流失。在整个经济复苏的过程中,人与人的关系其实在发生着良性的变化,老板与员工的关系更为紧密起来。肖红霞开玩笑说这就属于攘外必先安内。

  31岁的肖红霞1994年到深圳来打工,经过了14个工厂以后,5年前来到了莱依迪公司打工。她说自己喜欢小工厂,因为自由,人与人之间也更好相处,大工厂吃饭也排队,打卡也排队,好挤好吵,还浪费时间。

  其实,她之所以来到莱依迪,也是原先企业的生产主管把她挖了过来。由于她以前做过LED灯泡和节能灯泡,有技术懂管理,因此到了这个厂子之后不久便成为了生产主管。

  她的生产主管生涯经历了两个截然相反的过程。在2005年到2007年上半年,她着急的是大量订单积压,任务完成不了,人手不够,她要管着两条生产线,互相搭配着来。那个时候真着急,总是在协调之中,很多人又不理解。肖红霞说自己从来不跟别人抱委屈,实在忍不住了就在4楼楼顶上,趁着没人,偷偷哭一场。

  然而,从2007年下半年以后,订单越来越少,现在她又不得不为这个而着急,并不时到业务部门的工友那里埋怨一下:怎么没活啊。但她更重要的一个工作便是想方设法地留住工人们。

  其实,厂子安装自动化生产线一方面是降低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另一方面也有工人日益减少的原因。反过来,自动化生产线的产生也让工人们产生了一种危机感:人与机器是否要竞争?

  实际上即使安装了自动化设备还是需要技术工人,何况工厂还安装新产品的流水线,更需要技术工人,肖红霞对老板说企业将来要想恢复靠的还是这些工人,而从内心深处,她也不希望失去那些好兄弟好姐妹。

  在她的建议下,老板实施了根据工龄发保底工资的薪酬办法。这也是像黄冬艳这样的老员工感觉生活没有太大改变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同时,在那个经济高速发展时期难得一见的老板,现在却能常常出现在厂子里,跟工人们坐在一起,了解他们的生活。

  就当厂子里老板与工人,工人与工人之间的关系都稳定下来的时候,肖红霞却收到了来自老家的:婆婆得了重病。从初进这个厂子到现在,因为各种各样的忙,肖红霞一直没有回去过,而现在她终于有时间回去一趟了。

  一向乐观的肖红霞抽泣了起来,她只是记得婆婆见到她时的喜悦,记得她和老公带着婆婆到村子的后山遛弯、谈心。肖红霞的言语中带着愧疚之情。

  [1][2][3][4]

  ■邱小院的7月:希望干一番自己的事业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在12月24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促进就业和再就业工作情况。其中在提到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稳定就业的主要举措时,发言人说到2009年7月,全国31个省份及300多个城市已全部出齐了7个文件的配套政策措施,形成了应对金融危机稳定和扩大就业的一整套政策体系。

  就在7月份,邱小院的弟弟由于高考没有考好,也开始从广东梅州的老家出来到广州打工了。邱小院虽然接受了这个现实,但言语中还是难以掩饰内心的失望之情。

  邱小院自幼父母早亡,和弟弟在叔叔家长大。为了让弟弟能够好好学习,将来上大学,1999年刚满16岁的她便只身来到了深圳打工。那个时候,她一个月只拿500元的薪水,却会给叔叔家寄去几乎一半。

  打工的岁月固然难熬,但是弟弟对于小院来说是一个撑下去的理由。无论去哪个工厂,她一直带着相册,里面保存着弟弟的照片,特别想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她渴望弟弟能够上大学,不要步她的后尘,因为她认为打工没有出路,对于贫困农村里的孩子来说,对于她的家庭来说,只有上大学才有前途。每次回家,她总要给弟弟带些文具,中也要问询弟弟的学业。

  但是,今年的7月份,在深圳的家里,弟弟拿到高考成绩,落榜成为第二次现实。看着弟弟,邱小院没有说话,尽管内心深处如同当头棒喝。弟弟说他想去打工,邱小院同意了,但是她没有让弟弟到工厂里面去,而是让他去了广州,去学做饭。工厂更适合女孩子,因为操作难度不大,全是手上的活,我想让弟弟学技术。邱小院说弟弟现在在广州做学徒,学好了手艺,未来的路就要他自己闯了。

  现在邱小院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女儿身上,尽管小孩只有3岁,但是家庭的未来已经是她必须要考虑的事情了。邱小院现在是公司的一个生产组长,不过她并不打算长期在这里干下去,她希望干一番自己的事业。

  我想未来会开一个小店。邱小院说虽然自己文化程度不高,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打工磨炼,自己见识了许多,开一个小店并不是很难的事情,我跟老公商量,我们不会马上一起都干,先让一个人做,等都妥当之后,我们俩一起做,这样保险。

  ■她们的2010年:拒绝空想

  12月7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2010年中国经济发展定下了基调:在中国经济企稳向好之际,明年经济增长将重点在促进发展方式转变上下工夫。而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说,中央对民营企业的发展给予充分重视,表明下一步中小企业有望得到更多政策支持。

  这对于四个女工来说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尽管不懂政策层面上的各种意味,但是她们知道即将到来的2010年应该会有个更好的前景。也只有这样,她们心中的小九九例如找个男朋友、开个小店、在深圳扎根等等,才有变成现实的可能,哪怕只是向前迈进了一小步。

  我喜欢工作,有工作是一种幸福。年轻的彭春霞说工作是真实的,也是踏实的。对于她们而言,正是这种真实和踏实让人们在2009年看到了她们的价值,而2010年,她们希望这种价值会延续下去,让她们和她们的厂子真的走向一种稳定。

扬州粉扑洗脸扑生产厂家
镜面银油墨
深圳希玛批发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