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法律

兩男一女網上相約酒店自殺QQ曾談論各種死

来源: 作者: 2019-05-03 12:41:11

原標題:三個青年的非自然死亡

死者之一陈自红在朋友圈发出的的信息。

事发酒店。

素未谋面的两男一女上相约酒店烧炭自杀 确切动机成谜

谁也说不清,他们为什么会自杀。在他们死后近半个月,父母、亲人的心头仍残留一堆的疑问。

三个青年,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结束的旅程。民警透露,三人之前并不认识,是通过络相约。他们的聊天记录显示,跳河、跳楼……他们谈论了各种死法,终究选择了烧炭。酒店房间里有空红酒瓶、啤酒瓶,3个人或是充满遗憾,或是刻意潇洒,都留给父母一个抹不去的印记。

除了自杀缘由,三个青年还给亲人留下了的困难:丧葬费。昨日,家人与酒店达成了初步的共识,支付3万元。

文/图 广州汪万里

三个家庭的噩耗:孩子突然离世难以理解

10月30日下午3时许,在深圳一家工厂做保安的陈传付接到了厚街派出所的,“说我儿子中毒死了”。陈传付不敢相信,确认了号码没有问题后,他和妻子打了个车直奔厚街。

差不多同时,在虎门打工的李葵荣也接到了民警。比他们两家早一天,惠州的在29日晚上也接到。

三个家庭到都接到了凶讯,匆匆忙忙地从各地赶去厚街。对于亲人的突然离世,他们都感到震惊,难以理解。

陈传付今年55岁,是四川南充人,他和妻子蒋碧华是早赶到厚街派出所的。办案民警跟他们讲了案发的情况。

10月27日下午,陈自红、蒋亚和余仕芳三人一起入住厚街康乐南路的一家快捷酒店,房间是用蒋亚的身份证开的;房费116元,是个标间。他们准备住一个晚上,房费加押金总共交了300元。

酒店的监控显示,登记入住后,27日晚上三人还曾两次出酒店到外面买了很多吃的,有红酒、啤酒,还有很多小吃。

28日下午,三人本该退房,但服务员敲门没人应,加上300元押金还够多住一天,工作人员也就没有在意。等到29日下午3时许,服务员再次敲门仍无人应时,觉得奇怪,找来电工,撬开了房门。

房间的洗手间内,三人倒在地上,地上很多血迹,洗脸盆中是烧尽的木炭。门缝处还有透明胶粘着。

3的青年:上相约酒店烧炭

民警出示了现场勘察时拍下的照片。稍迟一步赶到厚街派出所的李葵荣和丈夫蒋松江说,照片上显示,陈自红躺在冲凉间,蒋亚躺在冲凉间外马桶边,都有枕头;余仕芳则靠在蒋亚的身上。除蒋亚光着上身外,三人衣服完全。

蒋松江还在民警处看到了三个人的聊天记录。原来,他们三个人之前并不认识,在络上结识后,一起相约自杀。“他们讨论了自杀的方式,有说跳河的,有说跳楼的,都同意选择烧炭”。

法医做了尸检,认定他们的死亡时间大约是在被发现前24小时左右,也就是28日下午。因为一氧化碳中毒,死后他们的脸色发黑、肿胀,“光看脸,根本认不出来了”去殡仪馆辨认了的陈传付说。

民警在现场没发现遗书。10月26日下午,李葵荣还给儿子打过,蒋亚说,“我很好,你放心”。

为情所困?

陈传付的里有儿子陈自红的,的头像是陈自红的照片,看上去帅气、斯文。中,陈自红偶尔会写下几句心灵鸡汤式的话,4月4日,“有时候烦恼是自找的,放下了等于放了自己”;4月17日,“有时候你想得到的人,其实是你应该离开的人”。

他从来就没有忘记离婚的妻子魏春燕和女儿。魏春燕不愿解释当初两人离婚的原因,但“刚认识时,他就疯狂的寻求我,说不能没有我,我不愿意,他就割腕了”。两人在一起后,中途闹矛盾,陈自红也割腕过。“他这个人比较脆弱”魏春燕说。

今年6月1日,魏春燕突然接到了陈自红的短信,“说是一次叫我了”。魏春燕赶忙通知了陈传付,陈和姑父连夜从深圳赶去惠州找到了儿子。那晚他喝多了。

那是魏春燕和陈自红的一次联系。10月25日,陈自红打给魏春燕的mm,说他想陪女日,11月7日是女日,女儿在魏春燕的广西老家。妹妹告知魏春燕后,她同意了,女儿也想见爸爸。

陈传付觉得儿子是“用情太深”。“5岁的时候他妈妈就因病过世了,是他奶奶和外婆把他带大,他性情上比较依赖”。离婚后一直闷闷不乐。去年,陈传付和蒋碧华再婚,两人打算明年过年回家时给儿子相亲,让他能忘记过去。(汪万里)

北京脑瘫医院排行
爽身粉使用不当会损害宝宝健康
脑瘫病变的时候出现癫痫

相关推荐